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书店+影院”模式,为何冰火两重天
  • 发布时间:2019-10-08
  • www.jsbq.org
  • 中国出版媒体商业新闻2019.9.4我要分享

    几天前,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突破了46.54亿的票房纪录,成为电影总票房的第二位。国产电影票房成绩不断刷新,已成为许多行业的关注焦点。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发行集团将重点放在建设城市文化综合体和开展“书+文化”方面。其中,电影的推出甚至是独立创作已成为重要的尝试之一。

    2014年,中国出版媒体商业报纸以《书店投资影院模式升级竞争趋烈》为标题,从书店如何抓住新商机和创新书店剧院业务模式的角度对“书店+电影院”模式进行了初步探索。

    五年后,《商业日报》的记者再次对该模型进行了调查和采访。一般来说,当前的“书店+电影院”模式可以描述为“两天的冰与火”:一方面,一些剧院因业务管理问题而关闭或关闭。另一方面,寻找适合该发展模式的书店在该领域不断实现利润增长。 “书店+电影院”幸存下来了什么?它给行业带来了什么经验?未来,“书店+电影院”将如何发展?

    吸引客流推动增长

    电影院是图书业“吸粉”的新工具

    2018年,由沉阳出版集团创建的首个综合文化产业项目沉阳盛景武武文化城开幕并介绍了电影形式。为什么要介绍电影院?武武文化城副总经理赵小丹说:一方面,电影作为文化娱乐消费可以吸引旅客,尤其是年轻消费者的注意力。另一方面,近年来电影业蓬勃发展,电影票房的强劲增长,吸引人和推动利润增长已成为引进电影院的重要因素。

    深圳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于2012年共同创建了华夏星光国际电影制片厂。深圳华夏星光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侯政表示,该公司的票房收入已经自成立以来,票房已突破1.3亿元人民币,为书城带来了近500万人次,目前正在建设中的第5个工作室。书城一般都计划在城市的文化综合区,地理位置很好。将书城引入电影院形式后,它可以产生更强的文化辐射。同时,电影院的推出还使书市可以开展更多活动来创造独特的品牌文化。机会更有利于相关文化基金的支持。”

    “《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发展规划》鼓励实体书店和电影院的整合。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执行副总经理张磊于2016年12月介绍了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该市共有7个数字礼堂和535个座位,创造了一个现代的,电影般的城市,拥有时尚,精品和亲密的人们。 2018年,电影院放映电影1.46万部,参演电影的人数超过20万,这使亏损变成了利润。

    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

    过去五年来,山西新华书店集团宝力万和向阳国际影城的票房一直在逐年增加。山西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洪亮说,国家正在大力推动全民读书。实体书店逐渐恢复了活力。作为书店和电影院的新模式,越来越多的读者和消费者重新开始阅读纸张。书店和工作室的联合运营模式是独特,整合和共生的,并挖掘了消费者更深的文化消费潜力。 “书与光与影”的收藏将展现出独特的魅力。”

    中影星美东川国际影城

    “政府为新电影院推出了许多补贴计划,例如县级数字电影院资助,乡镇数字电影院资助以及先进技术和设备的剧院安装。昆明新华书店连锁有限公司连锁业务部总经理杨树民介绍说,2010年,位于昆明东川书店五楼的中营星美东川国际影城在书店与电影院互动。打开。公司自开业以来,平均每年完成销售收入180万元,今年1-6月完成销售收入151.9万元。中影士林阿诗玛影城位于云南云林新华书店三楼,今年1-6月总票房为41.56万元,增长4.34%。

    中营士林阿诗玛电影城

    设置展位以举办活动

    书电影联动,实现业务整合

    近年来,随着书籍的完全版权运营的概念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的畅销小说被改编成电影,实现了更高的票房。通过这种方式,许多电影院将电影与书籍联系起来,不仅在电影院的重要位置设置了展位,组织了书籍共享会议,而且还引入了与书籍有关的各种文化和文化衍生品,以进一步提高文化附加值。

    为了实现书店与电影院之间的有效联动,昆明新华书店开展了各种促销活动,如购买电影票,购买五元券正价电影票,购买电影票学习机,以及处理书店。卡可享受20%的折扣。除推广外,文化活动也是许多电影院实现互动的有效途径。侯政介绍,2017年,华夏星光国际影城与深圳南山书店合作,率先试行了“影影连连看”系列活动,通过建立独家书架和书店,加深了客户的文化娱乐消费。在书店里定期看电影。需求,在书迷和粉丝之间建立了双向互动。此外,它还开展了文化活动,如电影评论收集,艺术电影沙龙和与书市的其他高层合作。 “今年夏天,我们针对亲子团体,针对早起的鸟类农场开展了15元的儿童电影营销活动。除了更好地了解书城本身的亲子基础外,我们还通过周围的学校和商业广告。这提高了工作日清晨的出勤率。”

    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在开发过程中建立了以社区和品牌为基础的商业模式。张磊介绍说,工作室已经建立了儿童书店和电影阅读区,进一步丰富了电影业。在管理方面,它正在努力培养热爱电影,热爱阅读和熟悉原始电影的专业“书迷”。它已成为电影选择和书籍推广领域的“专家”。同时,工作室中的每部主题电影都将与相关书籍合作,并开展诸如主题讲座,相关电影评论和电影书籍之类的营销活动。同时,它还与园区科技企业合作,进行相关的VR和裸眼3D体验。 “近年来,Studio City通过儿童特征,白领特征,会员特征,敬老敬老和社区特征的不断发展,围绕电影,深入阅读,高科技体验开展了营销活动,等,并已得到周围消费者的认可。“

    “很多电影都是根据同名的优秀小说改编的,这本身就给相关书籍带来了无形的宣传。影片还以独特的方式更生动地向观众展示了小说。”李洪亮介绍,工作室在装修风格,活动策划等各个方面都与“书”紧密相连,彼此之间:工作室休息区设立图书漂流活动图书展示架;剧院销售区出售最近发行的同名小说。书店与剧院开展了联合营销活动,例如买书送电影票,书店会员积分兑换电影票等;使用Studio City会员卡,您可以在图书馆区域免费借书;剧院位于文化广场,推出“书证”。

    识别差异化管理优势

    利用多元整合建立品牌优势

    与万达,星美和金艺等影院品牌相比,发行集团创建的电影院仍不成熟,如何在红海中突围,许多负责人表示,一方面,它们将通过以下方式创造行业优势:准确定位自己;另一方面,随着电影业的整体转型,与时俱进并创建与当前发展相适应的新电影院是实现未来的唯一途径。

    华夏星光国际影城的特点是“文学迷”,并坚持为小电影的放映留有余地。它不仅加入了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而且成为“广东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成员之一。参加“ CSFF第八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电影节”和“ 2018加拿大电影展周”深圳站的展览活动。侯政说,今年上半年国内电影市场票房首次下降。新电影院应更加关注投资效率和回报周期。在书城建设的初期,他们应该考虑电影院的布局并控制建设成本。 “技术发展是电影业的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剧院的运营更加智能,节省了人力和设备成本。另一方面,剧院也被第三方在线业务深深地束缚了起来。销售平台,逐渐失去了运营的灵活性。如果要摆脱自己,必须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差异化功能并坚持品牌建设。”

    “电影院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或者可以说它已经进入了定期调整的阶段。”张磊坦言,剧院的飞速发展改变了最根本的供求关系,分阶段的供过于求已成为现实。大多数电影院的运营已急剧恶化,拥有上下游资源的影视公司逐渐成为该行业的领导者。 “未来,电影院的形式将更加丰富。书店,轻型餐厅,咖啡吧,水吧,体验馆,体育馆,美容院等形式将在新剧院中出现,并成为未来的重要方向之一。电影院建设。”/P>

    电影数字设备经常更新并且使用成本很高,因此电影院的日常维护要比书店的日常维护高得多,但是设备的更新也为制片厂带来了利润。 “中影星美东川国际影城新设备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约411%。此外,通过添加百度糯米,美团猫眼,淘宝门票等在线选择平台,观看人数和销售量快速增长,2018年全年,在线座位选择平台的销量达到全年的70.61%杨树民认为,未来需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高科技的帮助下,引入了更多的IMAX巨型幕厅,4D厅等。第二个是专注于儿童市场,并介绍更多的儿童电影。第三是增加硬件投资,继续创新装修风格,开展差异化经营。第四是创新剧院功能,开设情侣厅,贵宾厅等。第五,除销售和广告收入外,拓宽收入渠道,增加书籍,纪念品和海报等产品的市场开发。

    在业务方面,电影院和书店有什么区别?

    侯铮:电影院和书店之间最明显的区别是营业时间不够同步。与综合商业机构相比,书城的营业时间较短,高峰时段的旅客流量相对较少。剧院可以增加晚间匾的种类,并使其与周围广告中的电影院衬砌区分开,从而吸引不同的观看人群。

    张磊:从行业的角度看,电影院和书店的管理模式和管理模式相差很大,但从人们的文化需求来看,兼容性很高。两国之间的跨境合作需要注意两点。首先是管理团队的专业精神。一个由两个不同业务内容组成的团队是对员工和管理团队的考验。其次,流量共享后的转换效果不够明显。为了克服上述困难,我们需要提高管理团队的管理水平。同时,我们必须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提供有效的数据支持,开展精准营销和个性化营销。

    杨树民:电影院和书店虽然属于文化消费行业,但在经营上有很大的区别。在影院运营过程中发现,3-4月、9-12月影院年淡季大幅减少。目前,昆明新华书店发展影院的困难主要有:一是缺乏专业影院运营的知识和人才。二是新华书店自有资产量不足,难以满足多处办公建设的需要。如果受自身财产的限制,成本会更高。

    工作室面临的困难有四个方面。首先,没有更好的电影宣传,也没有更好的方式实现图书营销的同步发展。其次,看电影的人很少,观众对电影的选择也很有目的性。第三,消费群体的差异受到市场人口和文化消费习惯的限制。出勤率的提高一直难以实现。四是设备维修费用较高。面对这些困难,首先要做好本岗位电影的宣传工作,其次要保持片场的环境卫生,提高片场工作人员的服务水平,最后要针对性地开展电影营销活动,比如动画片。电影院和书店之间的联系也是一个难点。各大书店、影院都做了大量的互动营销活动,但效果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是我们一直努力克服的困难之一。

    记者焦宇

    建议阅读

    收集报告投诉

    日前,该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突破46.54亿票房大关,成为电影总票房第二名。国内电影不断刷新的票房成绩,使其成为众多行业关注的焦点。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发行群体聚焦城市文化综合体建设,展开“图书+文化”的尝试。其中,电影的引进乃至独立创作成为重要的尝试之一。

    2014年,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以《书店投资影院模式升级竞争趋烈》为题,从书店如何抓住新的商机、创新书店剧场商业模式的角度,对“书店+电影院”模式进行了初步探索。

    五年后,《商业日报》的记者再次对该模型进行了调查和采访。一般来说,当前的“书店+电影院”模式可以描述为“两天的冰与火”。一方面,由于管理问题,一些电影院被关闭或濒临倒闭。另一方面,在这一领域寻找合适的书店一直是有利可图的。保持增长。幸存的“书店+电影院”有什么对的地方?它给行业带来了什么经验?未来“书店+电影院”将如何发展?

    吸引客流推动增长

    电影院学术界“吸粉”新工具

    2018年,由沉阳出版发行集团创建的首个综合文化产业项目-沉阳盛景九武文化城开业并介绍了电影业。为什么要介绍电影院?九武文化城副总经理赵小丹说:一方面,电影是一种文化娱乐消费,可以吸引游客尤其是年轻消费者的眼球;另一方面,近年来,电影业蓬勃发展,票房增长强劲,吸引了人流,带动了利润的增长。进入电影院的重要因素。

    深圳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于2012年共同建立了华夏星光国际电影城。深圳华夏星光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征表示,该公司的票房公司成立以来,营业收入超过1.3亿元,带动近500万人次到书城。目前,第五电影城正在建设中。 “书店通常是在城市的文化综合体中规划的,地理位置较好。在采用剧院形式后,书店可以产生更强的文化辐射。同时,电影院的推出也为书城提供了更多创造品牌文化的机会。造福人民,这更有利于相关文化基金的支持。

    “《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发展规划》鼓励实体书店和电影院的整合。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执行副总经理张磊于2016年12月介绍了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该市共有7个数字礼堂和535个座位,创造了一个现代的,电影般的城市,拥有时尚,精品和亲密的人们。 2018年,电影院放映电影1.46万部,参演电影的人数超过20万,这使亏损变成了利润。

    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

    过去五年来,山西新华书店集团宝力万和向阳国际影城的票房一直在逐年增加。山西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洪亮说,国家正在大力推动全民读书。实体书店逐渐恢复了活力。作为书店和电影院的新模式,越来越多的读者和消费者重新开始阅读纸张。书店和工作室的联合运营模式是独特,整合和共生的,并挖掘了消费者更深的文化消费潜力。 “书与光与影”的收藏将展现出独特的魅力。”

    中影星美东川国际影城

    “政府为新电影院推出了许多补贴计划,例如县级数字电影院资助,乡镇数字电影院资助以及先进技术和设备的剧院安装。昆明新华书店连锁有限公司连锁业务部总经理杨树民介绍说,2010年,位于昆明东川书店五楼的中营星美东川国际影城在书店与电影院互动。打开。公司自开业以来,平均每年完成销售收入180万元,今年1-6月完成销售收入151.9万元。中影士林阿诗玛影城位于云南云林新华书店三楼,今年1-6月总票房为41.56万元,增长4.34%。

    中营士林阿诗玛电影城

    设置展位以举办活动

    书电影联动,实现业务整合

    近年来,随着书籍的完全版权运营的概念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的畅销小说被改编成电影,实现了更高的票房。通过这种方式,许多电影院将电影与书籍联系起来,不仅在电影院的重要位置设置了展位,组织了书籍共享会议,而且还引入了与书籍有关的各种文化和文化衍生品,以进一步提高文化附加值。

    为了实现书店与电影院之间的有效联动,昆明新华书店开展了各种促销活动,如购买电影票,购买五元券正价电影票,购买电影票学习机,以及处理书店。卡可享受20%的折扣。除推广外,文化活动也是许多电影院实现互动的有效途径。侯政介绍,2017年,华夏星光国际影城与深圳南山书店合作,率先试行了“影影连连看”系列活动,通过建立独家书架和书店,加深了客户的文化娱乐消费。在书店里定期看电影。需求,在书迷和粉丝之间建立了双向互动。此外,它还开展了文化活动,如电影评论收集,艺术电影沙龙和与书市的其他高层合作。 “今年夏天,我们针对亲子团体,针对早起的鸟类农场开展了15元的儿童电影营销活动。除了更好地了解书城本身的亲子基础外,我们还通过周围的学校和商业广告。这提高了工作日清晨的出勤率。”

    上海新华永乐国际影城在开发过程中建立了以社区和品牌为基础的商业模式。张磊介绍说,工作室已经建立了儿童书店和电影阅读区,进一步丰富了电影业。在管理方面,它正在努力培养热爱电影,热爱阅读和熟悉原始电影的专业“书迷”。它已成为电影选择和书籍推广领域的“专家”。同时,工作室中的每部主题电影都将与相关书籍合作,并开展诸如主题讲座,相关电影评论和电影书籍之类的营销活动。同时,它还与园区科技企业合作,进行相关的VR和裸眼3D体验。 “近年来,Studio City通过儿童特征,白领特征,会员特征,敬老敬老和社区特征的不断发展,围绕电影,深入阅读,高科技体验开展了营销活动,等,并已得到周围消费者的认可。“

    “很多电影都是根据同名的优秀小说改编的,这本身就给相关书籍带来了无形的宣传。影片还以独特的方式更生动地向观众展示了小说。”李洪亮介绍,工作室在装修风格,活动策划等各个方面都与“书”紧密相连,彼此之间:工作室休息区设立图书漂流活动图书展示架;剧院销售区出售最近发行的同名小说。书店与剧院开展了联合营销活动,例如买书送电影票,书店会员积分兑换电影票等;使用Studio City会员卡,您可以在图书馆区域免费借书;剧院位于文化广场,推出“书证”。

    识别差异化管理优势

    利用多元整合建立品牌优势

    与万达,星美和金艺等影院品牌相比,发行集团创建的电影院仍不成熟,如何在红海中突围,许多负责人表示,一方面,它们将通过以下方式创造行业优势:准确定位自己;另一方面,随着电影业的整体转型,与时俱进并创建与当前发展相适应的新电影院是实现未来的唯一途径。

    华夏星光国际影城的特点是“文学迷”,并坚持为小电影的放映留有余地。它不仅加入了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而且成为“广东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成员之一。参加“ CSFF第八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电影节”和“ 2018加拿大电影展周”深圳站的展览活动。侯政说,今年上半年国内电影市场票房首次下降。新电影院应更加关注投资效率和回报周期。在书城建设的初期,他们应该考虑电影院的布局并控制建设成本。 “技术发展是电影业的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剧院的运营更加智能,节省了人力和设备成本。另一方面,剧院也被第三方在线业务深深地束缚了起来。销售平台,逐渐失去了运营的灵活性。如果要摆脱自己,必须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差异化功能并坚持品牌建设。”

    “电影院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或者可以说它已经进入了定期调整的阶段。”张磊坦言,剧院的飞速发展改变了最根本的供求关系,分阶段的供过于求已成为现实。大多数电影院的运营已急剧恶化,拥有上下游资源的影视公司逐渐成为该行业的领导者。 “未来,电影院的形式将更加丰富。书店,轻型餐厅,咖啡吧,水吧,体验馆,体育馆,美容院等形式将在新剧院中出现,并成为未来的重要方向之一。电影院建设。”/P>

    电影数字设备经常更新并且使用成本很高,因此电影院的日常维护要比书店的日常维护高得多,但是设备的更新也为制片厂带来了利润。 “中影星美东川国际影城新设备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约411%。此外,通过添加百度糯米,美团猫眼,淘宝门票等在线选择平台,观看人数和销售量快速增长,2018年全年,在线座位选择平台的销量达到全年的70.61%杨树民认为,未来需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高科技的帮助下,引入了更多的IMAX巨型幕厅,4D厅等。第二个是专注于儿童市场,并介绍更多的儿童电影。第三是增加硬件投资,继续创新装修风格,开展差异化经营。第四是创新剧院功能,开设情侣厅,贵宾厅等。第五,除销售和广告收入外,拓宽收入渠道,增加书籍,纪念品和海报等产品的市场开发。

    在业务方面,电影院和书店有什么区别?

    侯铮:电影院和书店之间最明显的区别是营业时间不够同步。与综合商业机构相比,书城的营业时间较短,高峰时段的旅客流量相对较少。剧院可以增加晚间匾的种类,并使其与周围广告中的电影院衬砌区分开,从而吸引不同的观看人群。

    张磊:从行业的角度看,电影院和书店的管理模式和管理模式相差很大,但从人们的文化需求来看,兼容性很高。两国之间的跨境合作需要注意两点。首先是管理团队的专业精神。一个由两个不同业务内容组成的团队是对员工和管理团队的考验。其次,流量共享后的转换效果不够明显。为了克服上述困难,我们需要提高管理团队的管理水平。同时,我们必须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提供有效的数据支持,开展精准营销和个性化营销。

    杨树民:电影院和书店虽然属于文化消费行业,但在经营上有很大的区别。在影院运营过程中发现,3-4月、9-12月影院年淡季大幅减少。目前,昆明新华书店发展影院的困难主要有:一是缺乏专业影院运营的知识和人才。二是新华书店自有资产量不足,难以满足多处办公建设的需要。如果受自身财产的限制,成本会更高。

    工作室面临的困难有四个方面。首先,没有更好的电影宣传,也没有更好的方式实现图书营销的同步发展。其次,看电影的人很少,观众对电影的选择也很有目的性。第三,消费群体的差异受到市场人口和文化消费习惯的限制。出勤率的提高一直难以实现。四是设备维修费用较高。面对这些困难,首先要做好本岗位电影的宣传工作,其次要保持片场的环境卫生,提高片场工作人员的服务水平,最后要针对性地开展电影营销活动,比如动画片。电影院和书店之间的联系也是一个难点。各大书店、影院都做了大量的互动营销活动,但效果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是我们一直努力克服的困难之一。

    记者焦宇

    建议阅读

    崇左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jsbq.org 技术支持:崇左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