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鲁奖得主李修文:做一个“美学上的项羽”
  • 发布时间:2019-10-27
  • www.jsbq.org
  • ?

    与该国最年轻的省会主席交谈:

    Lu奖获得者李秀文:做个“审美相遇”

    “让中国古代的情感,在现代的故事中,回报灵魂”

    70年代后,作家正在成为中国当前文学世界的强大支柱。 2018年7月,出生于1975年的作家李秀文当选为新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并成为该省最年轻的会长。同年8月,李秀文的论文集《山河袈裟》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10月16日晚,李秀文带着最新的论文集《致江东父老》来到成都,并在BOOKS书店举行了分享活动。年轻的湖北省作家协会和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也与着名导演宁浩进行了交谈。

    李秀文的着作特别出色,在文学界广受赞誉。例如,他按《山河袈裟》的顺序说:“本书中的文字大部分是在通向繁忙的十年,山区和城镇,寺庙和工作室,小旅馆和长途火车的途中手写的。以上所有内容是我的山脉和河流。在这些地方,我不禁写下来。我写的越多,我就越喜欢写。写它们既是直觉又是自救。十年后,通过写作,我终于安定下来了。他自己的命运:只有写作不仅是两难中的积极字母,而且是巡回演出的尴尬。”着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给予他高度赞扬。 “李秀文的话不能悠闲地看到……他的话荒凉而热情。千百次百转,逐渐逼迫着人们,但事实证明,人们心中有山水,历史悠久。”

    新书《致江东父老》这本书约30万字,其中包括《三过榆林》 《我亦逢场做戏人》 《不辞而别传》 《小站秘史》 《白杨树下》 《何似在人间》 《在春天哭泣》 《猿与鹤》和十几篇论文。从孤独的民间艺术家那里,写信给与孩子分离的中年人;从生气的女演员到流水线上的工人……

    在李秀文的眼中,“世界上的穷人都是可爱的人。”李秀文在序言中写下了他们,写下了力量,勇气和爱。 “在黄河的春天,当我回去时,我看到轮渡上长着花,看到了更广阔的生活。我忍不住了。我再次下定决心:那些被吞噬和磨损的人仍然值得我把它们的奶牛放到海里,然后再去钓鱼;那些不值得一提的人,只要我下定决心,他们就值得纪念。”

    《致江东父老》作为论文集,在写作方面非常特殊。李秀文打破了散文的习惯面貌,并运用多种手段将戏剧,音乐,电影,小说等元素运用到散文中,开辟了散文的文体界限。

    在谈论小说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时,李秀文认为,在他的创作中,只有一种真理,即美学意义上的真理,而不是散文意义和真理中的真理。新闻感。 “作为楚人的后代,我期待京楚风气的复活。我希望从美学上恢复《天问》 《山鬼》的传统。我也希望从气质上,我可以写下像项羽和屈原这样的人。在现代生活中可以与我们同行的人。”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实习生张薇

    对话记录

    “让中国古代的情感,在现代的故事中,回报灵魂”

    封面新闻:《致江东父老》是一本散文集,但故事很深刻。为什么不直接写小说,选择散文呢?

    李秀文:我认为这部小说跟不上时代。小说需要建立一个世界,但是建立一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容易,不是那么快。我不是诗人,所以我选择了散文的表达方式。当我进入散文时,我发现这种风格的空间特别大。

    封面新闻:在您的写作中,散文的概念已经改变。您有什么样的散文观点?

    李秀文:实际上,我一直对“散文”的概念表示怀疑。它在中国还不到一百年的历史。它的含义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固定。散文不应该是“消散和分散注意力”的旧机器的概念。在中国传统文学中,“文章”一词更为自由和自由。在当今巨变的时代,散文完全有可能得到极大的扩展和丰富。至于扩展,这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散文”的概念会有一些变化。在散文作家中,我使用了多种技巧。例如,在《致江东父老》的这篇论文集中,我使用了口语体,讲故事的人和信件的方式。

    封面新闻:很多人在阅读您的论文时不禁要问中的人物,故事和情节,它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

    李秀文:在我看来,对于一个文学创作者来说,只有一个真理:通过美学和艺术而来的真理。本书中有一篇关于吃鱼的文章。那是我小时候真正经历过的事情之一。后来,我想起了很多次,并且开始了很多想像。所以最后,我不知道我是否在说这是真的。正是这种经历使我闻到了《聊斋》的真实含义:表达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奇迹。我已经读了很长时间的蒲松龄作品,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启发。我开始写小说。我想探索一种有效的写作方式。这是有效的,也许通过散文。

    封面新闻:在您的书中,我写了很多普通百姓的艰辛。评论家还认为,您的作品中有大地和人。

    李秀文:我一直质疑苦难的廉价表达。当我描述一个角色时,我实际上在乎他的精神状态,痛苦的超越以及一种同情心的思想的产生。总的来说,我最想做的是让现代故事重新表达中国古代的情感。记录值得记录的人,对我来说,我觉得我并不孤单。

    封面新闻:您的文学启示是什么?

    李秀文:我的家乡是湖北荆门。汉江旁,每年洪水泛滥,九种没有收集到十种。逃亡还有更多的现象。养育了很多技能。有一些非常艺术的歌剧,而且口气很可悲。我看了很多想吃的戏剧,就像看电影一样。当戏班离开时,我很失落。我去找了一本文学书籍,类似于看电影的效果。

    封面新闻:您理想的艺术追求是什么?

    李秀文:我是湖北人。楚文化深深地滋养了我。作为楚人的后裔,我同意项羽和屈原的观点,即“生活没有被功利主义所评价”。我确实有继续实现楚人和楚风的艺术志向。成为“情感相遇”是我努力的目标。

    封面新闻:这次与宁浩分享,您在电影方面有什么合作吗?例如,《致江东父老》的故事将被拍摄。

    李秀文: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实际上,合作并不一定必须使用本书中的故事进行合作。也许我更喜欢和他一起工作,他在想一部电影。 《致江东父老》已购买电影中的两三件用于电影改编。但是说实话,我不在乎它是什么样。

    崇左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jsbq.org 技术支持:崇左新闻网 | 网站地图